<p id="0i4m9"></p>
  • <table id="0i4m9"><option id="0i4m9"></option></table>

  • <track id="0i4m9"></track>
    <p id="0i4m9"><strong id="0i4m9"><menu id="0i4m9"></menu></strong></p>
  • <td id="0i4m9"></td>

    <acronym id="0i4m9"><strong id="0i4m9"></strong></acronym>
    首頁 >> 人物風云 >> 正文

    志愿者唐天真:在邊疆奉獻青春特別有獲得感

     

    2022-07-19 08:53:00   來源: 人民日報   

      我叫唐天真,是2020年西部計劃服務西藏專項志愿者。兩年前,我大學畢業,從家鄉廣西壯族自治區來到西藏自治區工作,至今已經兩年整。在西藏工作期間,我先后在拉薩市的鄉村建設崗位、山南市洛扎縣團縣委等崗位服務。

      兩年時光匆匆。2020年,看到西部計劃西藏專項的宣傳視頻后,我動心了。在抵達拉薩的那天晚上,看著車窗外的燈火,我就暗暗下定決心——祖國需要的地方,就是我的故鄉。

      在拉薩的一年里,我跟著團委去山里植樹造林,種下了一棵棵沙棘樹、楊樹和細葉紅柳。我也曾作為志愿者,連續7天參與文明交通引導,在路口執勤。在拉薩生活久了,雖然還是有些懷念家鄉,但我也漸漸習慣了這個距離家鄉數千公里的地方。

      第一年的西部計劃服務期結束,在思考日后的工作安排時,我冒出了一個想法:要去更偏遠的基層服務。

      2021年7月,我向共青團西藏自治區委員會提出,希望調去海拔更高的邊境地區工作。山南市洛扎縣,這個平均海拔近4000米的地方是我新的工作地點,也是我從未踏足過的陌生土地。

      從拉薩市到洛扎縣,開車足足要走七八個小時。山路回環曲折,穿過一個個湛藍的湖泊,翻過一座又一座大山,我的心情也像沿途的海拔一樣起起伏伏。我一直在想——“洛扎到底是個什么地方?”

      經歷了一整天的奔波,我終于抵達了洛扎縣。我本來以為可能就兩條街、幾棟樓,沒有想到這里已經發展得頗具規模,飯店里有各種口味的菜肴,超市里各種貨物也一應俱全。

      在洛扎,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群眾打交道。

      一次,我跟著團縣委的工作人員參與關愛慰問服刑在教人員未成年子女活動。剛開始,孩子們并不愿意敞開心扉,很多人只是低著頭不說話。我看著現場一片沉默,就想辦法活躍氣氛。我把幾個孩子帶到辦公室,給他們介紹自己的辦公環境,參觀辦公室陳列的展板,跟他們聊天,一點點引導他們說出自己遇到的困難。經過了半天的時間,孩子們終于愿意和我分享了。臨走的時候,還有一個孩子抓著我的衣服,不想讓我離開。我能看出孩子們的不舍,眼淚忍不住往下掉。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工作特別有價值,在邊疆奉獻青春特別有獲得感。

      在西藏工作了兩年多,我有時候還是會因為高原反應睡不著、流鼻血,但是我已經深深地喜歡上了這塊地方。我想,無論前路如何,在西藏的成長始終是我最寶貴的青春財富。(記者徐馭堯采訪整理)

    責任編輯:李彥龍
    激情婷婷五月综合基地
    <p id="0i4m9"></p>
  • <table id="0i4m9"><option id="0i4m9"></option></table>

  • <track id="0i4m9"></track>
    <p id="0i4m9"><strong id="0i4m9"><menu id="0i4m9"></menu></strong></p>
  • <td id="0i4m9"></td>

    <acronym id="0i4m9"><strong id="0i4m9"></strong></acronym>